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手机:13802789200

QQ:2217029066

在线咨询

广州刑事律师网
  • 律师姓名:李永添律师
  • 执业证号:14401201310017880
  • 业务手机:13802789200
  • 业务QQ:2217029066
  • 电子邮箱:2217029066@qq.com
  •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
您现在的位置:广州刑事律师网 >法律文书 > 文章详情

关于辩护律师对事实的真实义务或者依据事实辩护的义务

来源:广州刑事律师网  作者:李永添律师  时间:2015-05-19

    辩护律师对事实的真实义务源于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证据裁判主义。证据裁判主义不仅要求裁判者根据证据作出理性判断,而且要求其他诉讼职能的担当者以真实之事实或方法作为论证其主张的根据(从禁止自我归罪原则出发,被刑事指控者一般可以例外或限制其义务范围)。辩护律师论证其主张时应当以查明的案件事实或法律拟制的事实为依据,不得提交或依据明知是虚假的证据事实。问题是辩护律师对于其论证依据的证据事实,除非明知是虚假的以外,是否有查明验证其真实性之义务?进言之,辩护律师是否有帮助审判机关甚至是控诉机关查明案件事实的责任?日本在战后完成刑事诉讼由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转变的过程中就律师的此项伦理责任赋予了不同的内涵;在日本司法研修所的教科书《刑事辩护的实务》中将“辩护律师有帮助法院发现事实、协助刑事司法的任务”删除,仅指出辩护律师应当追求的是“顺着被告人的利益方向而致力于案件事实的发现。”2)反观我国成文性的律师伦理规范,对辩护律师的真实义务之认识无一例外都是源于必须“依据事实”这一要求,而这一要求其实是语焉不详的;是否能够直接从“依据事实”之语义中推断出“忠于事实”之判断进而推断出辩护律师有帮助审判机关甚至是控诉机关查明案件事实的责任还有相当广泛之讨论空间。其一, “依据事实”与“忠于事实” 在语义学上各不相同,并且,“依据事实”属于客观判断,“忠于事实”属于价值判断,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联;其次,证据裁判主义的直接约束对象是审判机关的判决行为,尽管审判机关可以转而要求其他诉讼主体及诉讼参与人以“依据事实”作为其论证诉讼主张的要求,并从维系审判权威出发将该要求具体化为举证不得虚假的诉讼义务,但无论是从举证责任制度上还是从辩护律师作为被告人权益的专门维护者这一角度上,辩护律师都没有以主动积极之行为配合审判机关查清事实的责任,更不用说去配合对立的诉讼主体——检察机关去核实真相了。更值得深思的是,作为辩护职能的强有力的担当者,从被告人的不必自我归罪的特权中辩护律师似乎也有理由承继一定的消极抵抗不利事实或基于该不利事实的控诉的权利。其三,从诉讼结构上说,我国刑事诉讼已经实现了由职权主义诉讼模式向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转变,对案件真相的发现方式或查明方式也从法院的主动职权调查转变为控辩双方的诉讼争斗呈现,而法院的任务就在于保证这种真相呈现方式或程序的公正性。无疑,或多或少的,辩护律师配合法院查明真相的义务——如果确实存在的话——已经淡化了。其四,从法院不得拒绝判决的角度上说,案件事实的查明并非最终判决的不二前提,在不告不理的诉讼原则的强有力的作用下,即使证据不足,案件事实不能依据程序法查明,法院也必须要作出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从这个意义上说,辩护律师帮助审判机关甚至是控诉机关查明案件事实的责任是不必要的。

    因此,作为结论,笔者有理由认为,辩护律师帮助审判机关甚至是控诉机关查明案件事实的责任只是长期超职权主义模式下的观念虚构。进言之,从被告人的不必自我归罪之特权这一角度出发,辩护律师对事实的真实义务只是对法律规范及法律精神的一种习惯性的误读。与其说辩护律师有对事实的真实义务,还不如直接说辩护律师有依据事实进行辩护的义务,即善意地依据其认为是真实的事实进行辩护的义务。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广州刑事律师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802789200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